斑鸠养殖官网怎么样

斑鸠养殖下载

159-3456-2110 

新闻中心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今天记者节,说说我所在的媒体的狗血现状吧

发布时间:2019-06-09

今天记者节,说说我所在的媒体的狗血现状吧

  大过节的吐槽给各位添堵,真不好意思,但有些话淤积在心中不吐难受,所以不喜看可以直接无视下文。

。

。

。   坐标东北,曾经是全国都市报业响当当的媒体,成功的要诀就是深深地扎根百姓中,说百姓的话,讲百姓的故事,为百姓排忧解难,因此获得百姓的普遍认可,人气很高,当然广告也嗨嗨的,采编人员待遇普遍较高,月入两万并不是个案,真是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两手都硬。 可现在呢?  我们已经三个月没开工资了,注意,是工资,奖金(稿费)早就取消了。

近半年来也只靠两个月万元不到的工资生活,这可是半年来的全部收入啊,为什么?怎么会一步步滑落到这一步?其实更像是突然从悬崖上被人推下来  悲剧是从组建所谓的报业集团开始的。 。 组建集团是08、09年间响应政府把党的媒体做大做强的号召,为此下达的行政命令,一个地市内的大报小报要合并,但是怎样的合并呢?更像是凑数,鱼龙混杂就是吃大锅饭而已。   为了凑够所谓的四报两刊一网站的规模,大报,本报,还有两家小报,一个是自从创刊就狂亏不已的某商业财经类小报,及一家创刊多年曾经辉煌但早已没落的法制类小报,以及两个根本就没有市场和读者的杂志,以及一个根本就没有什么流量的新闻网站(其实更多时候只有报社记者和编辑自己查工作量时才会看看的报纸电子版),就风马牛不相及的组成了所谓的报业集团了。

成立集团了。   光有集团了怎么行,管理必须跟上,为此就凭空出现了一个百人规模的集团中层,各种处室一应俱全,为此就出现这么一个奇葩的场景——一个集团这么大的盘子,大报勉强能够自收自支,而集团中层和两个小报、两本杂志、一个网站浩大的拖油瓶子,全靠本报的输血才勉强活着,而且维持了多年,以至于曾经辉煌无比,现金流充沛的本报被慢性抽干了赖以生存的血液,错过了本应及时转型的黄金时机  接下来的剧情相信大家都差不多了,首先是对媒体的管控越来越严格,规定动作、规定报道、各种规定策划挤占了大量的版面,同时“限负”越来越频繁,时间也越来越长。 如果单纯如此也就罢了,但随着新媒体的崛起,微博微信开始抢走大量的年轻中年读者,大家的买报读报习惯开始逐渐丧失,报纸越来越被边缘化。

  身边发生的各类事件,报纸选择性的视而不见,或者依据通稿蜻蜓点水的发布一两百个字,正所谓新闻越短事越大吧,后来百姓也就不惜的再看了,看你干啥?你有啥可看的??微博微信上文图都有,而且还是第一时间发布,传统媒体被不作不死,我在此强调这个“被”字  报纸的公信力越小,市场的影响力也越小,随之带来的是广告商家的关注度也就逐渐萎缩了,广告收入下降是必然的趋势,这是一个正向传导的过程。 如同一个家庭,家里父母高堂(大报)高高在上,一个有一点能力的长子独力撑起一个大家庭,弟弟妹妹们年幼无经济能力,一大家子的花销全靠这个儿子的打工收入支撑,但随着市场的变化,儿子越来越力不从心,但家你必须得养,没有选择,也不给你选择。 怎么办?儿子只能把自己小家庭的用度一省再生,拿出来贴补大家庭!至于这个大儿子的未来,娶不娶老婆,生不生儿子,没有人关心  大儿子终于要倒下了,因为广告收入额的逐年下降,原本儿子家的生活费也被一减再减,稿费从全额发放到小幅打折(一般七八折),再到大幅打折(三四折)终于在2016年全部取消。 而后工资的发放也开始不乐观,在砸锅卖铁几乎变卖了所有能变现的资产后,报业集团终于在七八月间停止了工资的发放,近半年只开了两个月工资,还是在市政府给与几000万财政补贴的情况下。 而糟糕的情况是,几000万对于总职工超过2000人的报业集团来说,也就是不到俩月的工资钱。 过去集团吃本报,现在本报连同集团全部单位只能祈求政府的财政贴补,否则,别说工资,连单纯的险和金都无钱可交。   大儿子彻底破产,整个家庭破产,靠借外债和乞讨勉强活着,未来,哪有鸡巴未来??  遥想当年,本报年度广告收入冲击过几个亿的高峰,到现在全集团都算上,可能年收入都不够过去的十分之一,拿什么办报?拿什么开工资?拿什么。

。

。

甚至连买纸都没钱了,集团在9,10月份面临全面停报的危机!  环保风暴几乎给了纸媒行业最后的致命一击,小纸厂被关停,从国外进口的废纸循坏再造新闻纸被禁止,纸价几乎一夜间暴涨,可能全国多数小报非党报都面临立刻死的危机。 更残酷的现实是纸厂的新闻纸变得极度稀缺,有限的产量必须满足人民日报这样级别的央媒的需要,至于你们这些二三四五线的地方小报,就自求多福吧,更何况你们还没钱!  怎么办,立刻死的责任谁也承担不起,因为那场重要的大会,你懂得。 。

。 我想市长的内心一定是一万匹草泥马狂奔后,还是无奈地批示了几000万元专项买纸钱。 但报纸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又该埋怨谁呢?我们内心也有100万匹草泥马在狂奔  说说现在的狗血状况:在宣传部长官的力主下,我们这的报业集团和广电集团正在进行着新的合并,两伙并不打咔的人被强行成了亲,拜了天地。 一个是吃不上饭的穷鬼,一个是靠贷款勉强维持体面的大户女儿,两个破落户同床异梦,每晚没有做爱,眼下看不出能诞生爱的结晶,就这样搭伙凑合过日子,希望能挺过眼下极度冰冷的寒冬。 。   但能挺得过去吗,咱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吧。

  也许在今年年底,就要告别人生中这段傻逼的媒体岁月了,无论是自己走还是被裁员,没有不舍,心中只有忿忿而已。   顺便说一句:让我们走可以,该给的补偿不能少,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