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鸠养殖官网怎么样

斑鸠养殖下载

159-3456-2110 

新闻中心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无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

发布时间:2019-06-09

无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

  法院代表的是国家权力,法院委托多次重复久鉴不定,故意作假鉴定,原因是什么?责任在谁?作虚假鉴定已经发展成公开的损国害民社会公害问题,既侵犯当事人权益,又损害国家法律的严肃性。 如: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下称法大],付所长王旭不断故意作假鉴定,而且用谎言欺诈,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教唆作假鉴定。   王旭权威解读《人体损伤致残分级》(下称《新残标》)解读说:“《新残标》削减神经功能障碍柔性(弹性)条款,看起来是理念上退步,却极大地增强了标准可操作性”及“标准中没有规定的内容,一般不予评残”,与鉴定原则“鉴定涉及未列入本标准的损伤类型,按照残疾等级划分依据,比照本标准中最相类似的条款进行鉴定”相违背。 改变鉴定原则本意,教唆作假鉴定。

就是说作假鉴定(假产品)有《新残标》法规保护借口。 “标准中没有规定的内容,一般不予评残”本身含意就存在弹性?条款被削减不评残,所以不存在操作强弱问题。 哪“不一般”指的是什么?是故意作假鉴定的潜规则吧?  王旭把《新残标》削减《人体损伤残疾程度鉴定标准》(下称人标)规定的“并发症、神经功能障碍、颅内异物”等伤残条款,解读为是柔性(弹性)条款。 “并发症、神经功能障碍、颅内异物”伤残,是用科学的影像检查(血管造影)或检测“CT值”指数硬指标确证,根本不存在“柔性(弹性)”对此任何一医疗工作者都懂。

  如:被削减的“并发症、神经功能障碍”实际是供血障碍一码事,是人体伤残之最,是精神、视听,智障、肢体瘫等等人体功能障碍“表现”的核心伤残。 最基本的医学知识。

  人体因伤致残分两大类别:  一肢体类:“骨架肌肉”体表直接受外伤经治疗终结后,致残程度已经定型(控固),不会再进行性发展,不存在医疗依赖。 此为医疗结束。   二器官类:“五脏六腑”如:大脑器官受外伤引起并发症,导致神经功能障碍,经治疗终结难以恢复或致害因素无法控固,轻者存在一般医疗依赖,重者存在特殊医疗依赖。

此为依靠依赖医疗维持生命。

  “神经”是指人体血管,“神经功能障碍”是指血管发生病变供血障碍,供血障碍可致精神、肢体瘫、视听等等功能障碍表现。

就是说没有“并发症,神经功能障碍”作支撑,单纯只对其功能障碍“表现”评定伤残,弹性才大不能体现致残本质,结论不真实,违背司法鉴定全面考虑,依据人体损伤后果或结局综合评定原则。

  如:“颅内异物”轻者致残,重者致命。

是用影像学检查确定。

是“柔性(弹性)条款”吗?手术是可以取出异物,同样造成再次手术伤残伤害。

为什么削减?为何不解读?  综上所述,王旭权威解读《新残标》是教唆故意作虚假鉴定。 是《道标》“治疗终结”错误模糊规定的反弹,是穿新鞋,走老路,是“新道标”的风向标。   2014-3-2日人赔工作室对《道标》治疗终结作出了专题修正。

定义为“治疗终结是医疗结束、或医疗依赖”。   2014-3-17日鉴管局发布实施“鉴定规范”对《道标》“治疗终结”作出修正规定:“颅脑遭受直接或间接外伤后,在脑组织损伤的基础上所产生的精神障碍和后遗综合症,脑外伤所致精神障碍的诊断必须首先确证存在脑外伤,如脑挫裂伤、颅内血肿(包括硬脑膜外、硬脑膜下血肿和脑内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等”  《人标》对“治疗终结”作出修正是附录A的规定,和“非肢体瘫运动障碍”条款。

  如:1985年版《损伤与疾病的法医鉴定》规定,考量脑损伤引起的并发症脑萎缩后遗症伤残方法:临床检验:检查脑CT扫描,脑室及脑沟测量可判断有无脑梗塞脑萎缩并发症及其程度。

确定脑梗塞,脑萎缩并发症伤残程度规定有CT值指数:(16至20HU为轻度伤残,20至25HU为中度伤残,25HU以上为重度伤残)。   损伤性脑血管综合症引起非肢体瘫运动障碍,丧失劳动,生活能力,最终丧失生命的“大面积外伤性脑梗塞”,因《道标》没有明确标准内容不给评残,等出现肢体瘫时,患者已经到达生命终点。

再评伤残有意义吗?王旭不会不懂吧?请解读为什么要削减?  没有人体器官具体部位伤、病及医疗依赖程度作支撑,仅对功能障碍表现如精神、语言、视听、肢体瘫等等功能障碍评定,鉴定操作弹性才大,是给故意作假鉴定制造新的借口和条件,给社会稳定制造隐患。

国家为什么要取消《道标》?作为权威专家王旭不可能不懂?  现代医学没有治疗或控制“大面积外伤性脑梗塞”并发症致害因素的医疗手段?王旭是颅脑损伤医学权威专家,可能在治疗脑重伤引起“大面积外伤性脑梗塞”并发症有独到新发明?能保证治疗吗?若说王旭是是非颠倒,故意作假定的权威才名符其实。   如:法大所长常林,付所长王旭和张凤芹作出法大[2011]医鉴字第949鉴定文书,鉴定评价:“本例入院当天已行头颅CT检查,未见明显颅内血肿等异常所见,入院时无开颅指征,次日复查头颅CT发现其颅内硬膜外血肿,复查头颅CT时机偏迟,属医疗不当。 (两次CT检查间隔约12小时)期间血肿形成”。 说明被告医院严重不负责任,医疗活动中延误治疗导致患者损伤扩大恶化为“颅内血肿”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

  为什么反而作出“医疗不当未导致被鉴定人损害后果”无后果的鉴定意见?也太不靠谱了吧?是人作的鉴定吗?就算法官委托只是过错鉴定,没有委托(有或无)后果事项,作无损害后果的后果鉴定意见就更没有依据了?所以王旭作权威解读《新残标》是耻辱!  谎言欺诈解读锦上添花:  虚假鉴定故意雪上加霜:  横幅是:损国坑民。